标准不能“降格” 校车不可“倒开”

图片 2

《新校车标准》将于本月11日审核,但是从相关会议上传来消息,修改稿可能存在变数。因为一些主流的客车厂家认为,拿美国的标准到中国来使用,不符合实际。如果完全按照“新校车标准”征求意见稿执行,不仅要增加20%-30%的成本,而且大多数生产中小客车的生产厂家将被排除在外。

图片 1

新校车标准应该考虑农村实际并没有错。只是这句话似乎很耳熟。记得不久前刚刚出台的食品安全新国标和乳业新国标中,蛋白含量从1986年的每100克生乳蛋白质含量不低于2.95%降到了2.8%,菌落总数则从2003年的每毫升不超过50万下调至不超过200万。金黄葡菌群检测也由定性转向定量(允许检出少量金葡菌)。在一些标准步入世界最低的背后,不少食品和乳品企业同样理直气壮,认为这才是考虑了农村实际、中国国情。

因此,校车安全国标不患高而患不均,这才是最大的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我国校车市场正处在一个起步阶段,安全标准出台便争议四起,说明我们校车制度化建设之路任重道远。从严从高地制定校车标准,是对学生安全底线的坚守,也是解决校车问题的先决条件。在此,我们希望校车安全国标能尽快出台,为全国9000万中小学生筑起一道安全的“长城”。

可是标准低了不打紧,一些企业本来不多的“道德血液”更加流失殆尽。结果是,思念、三全、湾仔码头相继“露馅”,而个别乳企添加了三聚氰胺还不算,竟然用致癌物质“滥竽充奶”。当标准越来越低到“烂泥扶不上墙”,消费者的利益、国民的健康、民族的未来则被统统绑架在个别企业的兴衰荣辱之上。

细读征求意见稿,不难发现,新国标在维护学生安全方面可以说考虑的很周详,特别参考了美国校车和欧洲客车标准,具有很强的操作性,对确保幼儿及中小学生生命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同时,校车安全新国标也将为校车及零部件产品制造提供了技术指导和操作规范,为管理部门进行有效监督和管理提供依据。

校车标准的制定亦然。校车安全本没有什么“美国标准”,而只有科学标准。1837年的“韦恩制造”是美国最早的校车,只是大篷车。到了乡村教育专家希尔博士的“校车标准化会议”才有了44条。而如今的校车标准是在44条基础上经历七十年异常枯燥的大规模调查、车身冲撞等技术试验、取得数据、分析、下结论,周而复始改进的结果。更何况,所谓的“美国标准”也分ABCD四个不同级别。我想,“中国标准”首先也应该遵循“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标准。

厂商生产技术参差不齐 催生“校车标准太高论”

现在的问题是,国民期待校车“高标准”,而车企希望“低标准”。当然高标准一步到位的确不符合国情,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上路就必须依据低标准。美国标准刚刚制定的时候,车厂也抱怨。但是他们抱怨的是,校车标准低或缺乏统一标准,影响批量化的大规模生产,难以降低成本。反观我们一些享受低标准的食品企业反而“饮鸩止渴”上了瘾,丧失了技术转型的动力。食品安全前车之鉴在此,新校车标准不可“开倒车”!

此外,由于我国区域经济发展不均衡,东部发达西部落后,决定了购买能力和教育资源的巨大差异,而这也成为部分学校“指责”校车新标准过高的原因之一。

“大鼻子校车”的确在乡村路上转不过弯,但是这不代表MINI和甲壳虫必须低标准。宠孩子、宠校车,但绝不可宠坏了标准。

图片 2

校车之所以成为美国事故发生率最低的交通工具,正是因为其详实得近乎变态的高标准。因而此次校车标准制定的起点高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也从侧面印证了我们对生命的尊重、对安全的追求和对教育的重视。若能尽早贯彻执行,则善莫大焉。

日前,工信部就《校车安全技术条件》、等四项强制性国家标准公开征求意见。新标准不仅参考了美国校车和欧洲客车标准,也充分考虑刀中国复杂的城市、乡村道路情况,对校车车身结构、外观标示、装载质量等均作出明确规定,突出安全。